bob-dylan1-hp.jpg

鲍勃·迪伦

鲍勃·迪伦(Bob Dylan)的歌词从未明确地提到他的犹太根源,但犹太的影响从未远离表面。

鲍勃·迪伦,伟大的作曲家和表演者,原名罗伯特·艾伦·齐默尔曼。他是亚伯拉罕和贝蒂·齐默尔曼的儿子,出生在明尼苏达州的德卢斯。他童年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明尼苏达州的希宾度过的。这是一个贫穷的采矿小镇,犹太人人口很少。小罗伯特在哈丁庆祝了他的犹太成人礼,但并没有强烈或公开地认同他的犹太身份。在他的音乐中,他以鲍勃·迪伦(Bob Dylan)的名字展示自己,作为典型的中西部美国人的声音。但正如下面这篇文章所示,迪伦的歌词偶尔也会受到犹太人的影响。经Rock ' N ' Roll犹太人许可转载(五叶出版物).

迪伦60年代中期的摇滚音乐可以说是他作品中最好的。当然,它改变了摇滚歌曲。从此以后,摇滚乐的歌词可以与济慈和雪莱相媲美。文学教授们对迪伦的形象和意义进行了剖析,这是他们对格什温、柏林或波默斯从未做过的。有些人寻找神秘的圣经,甚至神秘的,典故。毫无疑问,如果评论家有足够的想象力,他们是可以找到的。至于这些歌词是否出自作者之手,则是另一回事了,因为迪伦声称,他的写作速度很快,字词滚落,超出了他的控制。

《圣经》典故

不难发现犹太人的影响。《重访六十一公路》(Highway 61 Revisited)的开篇诗毫不客气地重述了以撒结合的故事。上帝告诉亚伯拉罕“为我杀一个儿子。”亚伯回答说:“伙计,你一定是在骗我。”对上帝开玩笑般的熟悉——想象与万能的上帝争论——本身就是非常犹太化的,可以在正统文本和百老汇版本的犹太教中找到,比如《屋顶上的提琴手》。在这首歌中,亚伯拉罕被赋予了熟悉的感觉:他是“亚伯”,就像迪伦的父亲也被称为亚伯一样。

当然,迪伦的兴趣包括宗教和灵性。约翰·韦斯利·哈丁(John Wesley Harding)的歌曲,比如“我梦见我看到了圣奥古斯丁”(I Dreamed I Saw St Augustine),就引用了圣经。在这张1967年首次发行的专辑中,迪伦正在庆祝古老的美国西部。约翰·韦斯利·哈丁(John Wesley Hardin)是一个“西部蛮荒”(Wild West)的歹徒,一个罗宾汉式的人物,据说从富人那里偷东西给穷人。专辑里有一首发人深怜的《我可怜可怜可怜的移民》。歌词愤怒地抨击“移民”,“使用他所有的权力去做坏事”,“爱上财富”,“用鲜血建造他的城镇”等等。

这种情绪是丑陋的。内部人开始攻击外来者。但迪伦并不知情:他仍然在伪装着旅行。要让你自己和别人相信你是一个圈内人,还有什么比使用憎恨移民的传统形象更好的方法呢?

专辑封面的《重游61号高速公路》鲍勃·迪伦

从犹太人到基督徒再到犹太人

在70年代,迪伦成为了基督徒,录制了公开宣扬他的新信仰的唱片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迪伦选择杰里·韦克斯勒(Jerry Wexler)作为他最具基督教色彩的专辑《慢车来了》(Slow Train Coming)的制作人。在录制过程中,迪伦试图引起韦克斯勒对圣经问题的兴趣。韦克斯勒评论道:“当我告诉他,他面对的是一个坚定的63岁犹太无神论者时,他崩溃了。”韦克斯勒对整件事忍让发笑:“我喜欢鲍勃这个流浪犹太人来找我,感受耶稣的感觉。”

在他的音乐和精神追求中,迪伦似乎也有点像一个流浪的犹太人。他没有被禁锢在重生的基督教中。他经历了一个犹太人的阶段。安东尼·斯卡杜托(在他的书《鲍勃·迪伦》中)暗示他开始学习希伯来语。迪伦做事从不走弯路,他显然与右翼的犹太保卫联盟(Jewish Defense League)取得了联系,后者的极端犹太复国主义民族主义是法西斯主义。迪伦后来被拍到在耶路撒冷的西墙,在他儿子的成年礼上戴着祈祷披巾和经文盒。

犹太人时期对迪伦音乐的直接影响似乎不如他的传教士基督教。没有希伯来歌曲或明确的犹太引文来匹配公开的基督教。然而,迪伦1983年的专辑《异教徒》中含蓄地包含了一首支持犹太复国主义的歌曲。《邻里恶霸》是关于犹太人历史的一个几乎不加掩饰的寓言。这首歌描述了被驱逐出世界各地的所谓“恶霸”。他的家人已经四散奔逃;他不断地因为出生而受到审判;现在,他的人数已经超过了百万分之一,他被那些连一只苍蝇都不愿伤害的和平主义者指责为社区恶霸,但他们却会让他们称之为“社区恶霸”的人被消灭。

这首歌所表达的主题在15年前是无法想象的。然而,它仍然间接地传递着它的信息。无论是“以色列人”还是“犹太人”都没有被明确地这样命名。代词仍然是第三人称:它是“他”,而不是“我们”或“我”。必须承认,这首歌不是迪伦最好的作品之一。

局外人

在20世纪,犹太人的创造力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局外人的力量和无力。一个完全融入美国民间传统的人可能无法改变这一传统。这样的人可能会复制由父母和祖父母传下来的民间曲调,就像亚伯·齐默尔曼和贝蒂·齐默尔曼希望小罗伯特复制他的成人礼部分的传统唱腔一样。

或者,同样可能的是,接受民间传统的人可能会离开。毫无疑问,希宾矿工的儿女们更喜欢埃尔维斯而不是伍迪·格思里,就像罗伯特和他那一代的许多美国犹太人一样,更喜欢伍迪和小理查德的歌而不是他的拉比的歌。

迪伦的音乐是一个局外人冒充一个无依无靠的局内人的音乐。他声称美国的民间传统并不属于他的祖父母。他接管了这个传统,并声称是它的守护者,他不得不颠覆它。他的想象力无法停止。他不得不不停地移动——不停地游荡——就像害怕被曝光一样,就像一个年轻人害怕被曝光他是“齐默尔曼”一样。其结果是一种令人不舒服但无疑是真正的原创,难以简单概括。

发现更多的

犹太音乐101

从圣经时代起,音乐就一直是犹太人生活的一部分,并且仍然是犹太人宗教和文化体验的组成部分。

Hava Nagila 's Long, Strange Trip

哈西德派旋律的不可能的历史。

犹太音乐

20世纪末,德系犹太人的“老乡村”音乐在美国获得了新生。